心力心理测评与咨询网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我的大哥情缘

 

仲夏之夜是迷人的。睡梦中的我被一阵微弱的夜半歌声惊醒,原来是街边卡拉OK厅在响。恍惚中,不免心烦意乱,好在歌声微弱,伴着蛙鸣,倒也渐渐悦耳,再细细地聆听,我已睡意全无,望着窗外的明月,我的思绪便也随着那歌声一起飞向了浩瀚的星空。

这是一首再普通不过的通俗歌曲,弦律极富民歌风味,而真正打动了我的却是那歌的末尾几句发自腑肺的呼唤——大哥,您好吗……

“大哥,您好吗”何以如此令我夜不能寐,令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这或许是我终身寻找的答案,不过这是否与我的家事有关,我也不得而知,而事实是今夜我失眠了!

凡人总会在脑海中或多或少地留下些儿时记忆中最令你意味深长、触目惊心的一两件事或与此相关的词,这已为心理学家所证实,弗洛伊德称之为过去经验或潜意识,而我潜意识中最为敏感和触魂的词便是“大哥”及其相关的事……

儿时记忆中,我的家境是独特的。孤悬于村庄外的一堆据说是某状元府祖坟的黄土坡旁的老房子,掩映在川西坝子特有翠绿茂盛的竹林环抱之中,那片竹林养护了屋子里的人,也装饰了我儿时的梦,回忆中的乐趣绝不亚于鲁迅先生儿时的“百草园”。整个村落毗邻飞机场,饱受噪声之苦,却无人抗议。伴随飞机起降的轰鸣,总觉得房子在颤抖,而这颤抖的房子里却住着母亲一家颤抖着的人。

母亲在家居老大,下有三个妹妹,家道不旺,贫困交加,无男劳力,是农村之大不幸。到与我父亲成家时,外爷外婆已仙游了,这个家就由大姐和“大哥”支撑起来。父亲是从北方参军转业后到南方的,年长母亲10多岁,娶了母亲后,便在南方落了脚。据父亲讲,从此脚后便跟了母亲在内的四位小妹妹。父亲从跨入这个特殊家庭的第一天起,不绝于耳的称呼便是“大哥”。而父亲在老家却排行老幺,后来他对我们说,爷爷在家中便是“大哥”,最吃得亏,备受族人尊重。我想,这对他的影响是深远而不可估量的,以致于当一群营养不良、身体枯瘦的小妹妹冲着他一声声娇滴柔弱的“大哥”称呼时,他激动了。他既感受到了她们触人心魂的乞盼之情和令人断肠的渴求之心,也感受到了自己血脉中爷爷传给他的那份天然责任和习得自豪。

在父亲的思想灵魂中,“大哥”是一个特殊的令人自豪的字眼,它既是一份亲情,又是一份责任,既是一个血缘纽带,还是一份长辈对小辈的怜惜。

从我记事起,充斥于耳的声音除了父母和姨妈呼唤自己的乳名外,那便也是“大哥”。当家里的油盐柴米等要见底时,母亲便安慰地对妹妹们说,你们大哥这个月的工资就快发下来了;当家里出了非男子汉出面才能解决的大事情时,母亲和姨妈们便不约而同地说,等大哥回来再说。在她们的眼里,“大哥”那北方人一米八几的块头和国家干部的形象足以让村子里那些贼眉鼠眼、满肚子坏水的小人们不寒而栗、闻风丧胆的。当姨妈们走出读书学习、工作和生活的第一步时,鼓励、支持和教诲她们的第一人便是这唯一的“大哥”,当姨妈们为自己的前途和命运乃至婚姻大事叹息、迷茫和困惑之时,她们首先想到拿主意的人,想到的第一个倾诉和得以信赖、依靠的人便是这唯一的“大哥”。我曾不止一次地听到姨妈对母亲说,我找对象就找象“大哥”这样的,此时此刻,在她的心目中,我想“大哥”就是“梦中的白马王子”……在姨妈们的眼中,“大哥”不仅仅是姐夫,简直就是亲兄长,有时还是她们的青春偶象,甚至是她们那时的衣食父母和保护神。

上一辈人的生活是坎坷的、不幸的,而所幸的是有了一个“大哥”,这便是幸福的了。“大哥”的形象和“大哥”的礼遇,对我童年的教育和影响可谓根深蒂固。随着知识的增多,我发现“大哥”在我们民族上千年的文化中早已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古训有“长兄代父”之说。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古典名著《三国演义》《水浒》等文学作品中,栩栩如生的“大哥”形象是足以令天下人铭心刻骨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大哥”的称呼和“大哥”的行为、道德、规范等在不知不觉中又轮回到了我的身上。伴着两个弟弟的降临,“大哥”这个词的份量,在我的身上和心灵中感到越来越沉甸,越来越意味深长。当我和弟弟们在一起玩耍、打闹争斗,甚至闯祸时,父母及姨妈们都异口同声地训责我,哪怕我有一万个理由,也抵不过他们一个理由“你是大哥”;当小弟们与外人打架吃了亏时,只要我即时赶到,一声大喝“大哥到了”,准能令对手闻风丧胆、落荒而逃。父亲的话,掷地而声——“大哥”最吃得苦,“大哥”最吃得亏,“大哥”最能受委屈,“大哥”最懂谦让,“大哥”最能顾全大局,“大哥”是最懂得照顾小的,“大哥”就是榜样的化身!……这些类似于天条的训诫在我心中一步步地扎下了根。父母外出时,“大哥”就是一家之长,家务活样样得干:煮饭、炒菜、洗碗、洗衣、扫地、倒尿罐等等。

不知不觉中,“大哥”已成为我头上的紧箍咒,“大哥”已是我形象的象征,以至于上学时,总得到老师的表扬和关注,赞许为“懂事!”。高中时班主任把“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名言加冕到我的头上。再后来,无人关注和表扬时,自己仍以“大哥”自居,读大学时,因晚自习冒雨给同学送伞,被许多同学私下议论为“此公有野心,要提防着点”,我便再也不敢以“大哥”自居了。不过言行中免不了露出尾巴。这确实怪不得我。到后来,在中师实习时,“大哥”的尾巴终于藏不住了,被中师的小弟妹们象着了琼瑶小说迷似地崇拜起来,我至今仍保留着他们稚嫩朴实的留言和书信,其中“大哥”出现的频率是最高的。

现在我已成家立业,二个弟弟也各有所归。我仍然笼罩于“大哥”称呼的光环之中,令我迷魂、自信和自豪。尤其是面对年轻貌美的弟媳的称呼,更是有点飘飘然。而在工作事业中,我也无形落入“大哥”的处事哲学之中,但常常被人误会。“大哥”的秉性怕是难改了。

我的生命注定了与“大哥”结缘,我的血脉是属于“大哥”那一类的,我赞美“大哥”的精神和品德,我将忠实地履行“大哥”的职责和义务,我呼唤世界充满“大哥”,我乞求上苍赐于我一个属于我自己的铁铮铮、立天地的“大哥”!

分享到:
标签
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