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力心理测评与咨询网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我会记住你的好,请在回天堂的路上走好!——谨以此文献给我亲爱的兄弟、敬爱的朋友刘建伟同学!

 

 

    回天堂的路,你我都要走,

    只是你比我提前了,好友!

    凡事并非抢先都好啊,我的好友!

    不过事已至此,就要安心走好,我的好友!

    你我曾相约过,一起读书品茗、谈天说地,踢球棋牌的,

    甚至携手创业,开天辟地,轰轰烈烈做点事情的,我的好好友!

    相信我吧,也许阴阳相隔我们照样可以再续前约的,我的好好好好友啊!

    倘若时空剔透,倘若天地有情,倘若阴阳相通,你我来个比赛,好不好?

    上苍反正都会让你我终究在天堂里见面的,我永远的朋友!

    天命早已注定:你我会永远在一起,青梅煮酒,品功论赏,共话久久......

    我亲亲的、恒久的朋友!

 

   我的好友,刘建伟同学因身患重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101114日下午2:15,与世长辞。噩耗传来,悲痛万分,特献此文哀悼之、思念之、缅怀之。我的好友,55日刚刚过完45岁生日。可谓来世匆匆!过生日那天,我们围在病榻前噙泪为他齐唱“happy birthday to you”,他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轻轻地说道:这么多朋友来看我,为我过生日,我很高兴,请阿芳(其爱妻)代我请大家吃生日蛋糕哈!说完便静静地入睡了好友在一年前被确诊为颅内恶性肿瘤(胶质瘤),表现得十分坚强。第一次手术后,我握着他的手,他说,人生有许多道坎,越过这道坎,我有信心!我强忍泪水鼓励他说,有我们和你在一起,没有迈不过的坎!出院后,果见他气色等各方面都恢复得不错。我特意抽更多的时间陪他。我们一起回忆过去的岁月,反思现在的生活方式,展望未来的美好日子......出院后的大多数时间里,好友调整了自己的生活节奏,一边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一边在居家附近的公园里与一帮病友一起练习用气功锻炼身体,抗击病魔。我和他参加过一次病友的会谈,大家原本互不相识,不幸让大家聚在一起,但都很健谈,自信,开心和坚强。彼此交流抗击病魔的收获与心得,无私分享好医好药,相互关心健康状况和医疗进展。是一个独特而和谐的大家庭。为战胜病魔,好友努力过着和正常人一样地生活,乐观、开朗、自信。有人约他打麻将、聚会等都来者不拒,甚至春节还和家人一起自驾游西昌、攀枝花等地,一切都象什么都未发生过似的。

    病后的好友,站得更高,看得更远,言谈更温馨,思想更深邃......在好友的点化下,我痛下决心要犒劳自己、家人和朋友,不要等到进了医院的那一刻,才后悔没有享受生活,甚至还来不及照顾自己、家人和朋友。不为未来,只为当下的美好生活,我和好友商量着年底一定要买辆好车,有了车,再准备买套好房子,一起生活,一起享受。托好友的福和点化,我终于在2010年春节前,买了辆心仪已久的道奇越野车。遗憾的是,春节后仅唯一的一次载着好友高兴地围着公园兜风,看着好友高兴地样子,我开心极了,我们还相约一块儿驾车到野外宿营、撒野去......

    但是,3月份以来,好友的病情急剧恶化,不得不第二次住院动手术。病灶已开始扩散至脑干,侵蚀着其健康的脑细胞、组织和机体,一条腿已失去知觉,医生告诉妻子来日不多了。我们到医院探望时,心情已痛惜到极点!望着好友一头的绷带、被病魔摧残后已失调的双眼、枯瘦的身体,紧握着好友有力抗争却有点凉意的手,我强忍泪眼,不停地给他鼓励、打气,加油,好友生怕我们过度担心和悲痛,他一边说着自己的病情一边表示自己要坚强,要坚持,要过这道坎......还和我们拉起了家常,开些玩笑,调节病房的气氛,勇敢的好友,乐观地支撑着,坚持着,我们也期盼着,还有他的妻子、女儿一直陪伴着,坚信奇迹一定能够出现!可是,一年过去了,奇迹依然没有出现,好友实在太累了,太需要休息了!能够坚持到今天,他和妻子、女儿已经创造出了感天动地的人间奇迹......

    我与好友的友情始于1980年。当时我们同班考入成都市第五中学(成都列五中学),在优秀班主任、省级劳动模范后来的校长易婉老师靡下求学。因同班(4班),学业、品行和性情彼此了解,接近,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由于我是异地求学,家不在成都,且住校,好友常邀请我到他家里玩,他的父母、姐弟也不常在家中,他的家就成了我们课余一起学习、生活和休息的好地方。我来自西岭雪山偏远山区,和城里的同学相比,较土气,而好友的热情却让我开了眼界。我第一次使用天燃气洗澡、烧水、煮饭等,第一次看彩色电视,第一次玩电子游戏,都是在好友家里。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是好友把我带进了现代文明社会。

    好友比我领先一年考上大学。读的是成都大学物理系师范班。我补习一年后,才考上了重庆西南师范大学教育系。高考补习期间,我与好友保持着良好的通信,好友不断地鼓励关心我的补习进度,是给予了我极大帮助的友人之一。我在重庆北碚读书期间,我们依然通信,谈人生,谈理想、谈个人生活。有一年,我们利用暑假在北碚相聚,一起游缙云山,泡北温泉,一起谈文学,学吉他,交流学习经验,尤其是学习英语的心得、体会和经验等等,令我4年大学生活都过得极为充实、极有品位。

    好友对我的影响是深远而全面的。在文学上,我对印度诗人泰戈尔的喜爱,便始于好友的引荐,我学习吉他的兴趣也是好友一把手一把手的教习,尽管我们弹奏得都不太好,但一首《多瑙河之波》还是可以弹出来自我欣赏的。我学英语的蛮劲,也是受到好友经常泡图书馆学英语方式的劲头感染,我甚至连青春期的性知识启蒙都是在好友的带领下完成的,更有甚者,我的恋爱活动以及婚姻也有好友的积极参与和指导。我想,若没有好友,我的大学、我的青春期、我的恋爱期也许徘徊和摸索得更痛苦、更迷茫和更漫长......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是好友把我带进了大学生活、个人生活以及家庭幸福生活的。

     好友比我早两年当上人民教师,尽管后来工作有所变动,但积累了相当多的社会经历和生活磨练,人生阅历比我丰富得多。两年后,我也工作了,在峨眉山下的交通大学从教。他来看我,发现我的字写得不好,便给我推荐庞中华的硬笔书法。多亏好友,我现在的硬笔书写还颇有点庞氏风味。1989“6.4风波后的夏天,我准备独自一人利用暑假搭便车从青藏线(当时只通到格尔木)前往西藏拉萨探望我当兵的三弟。好友为我的精神所感染,差一点就要和我同往。但因工作调动到了交通监管部门,实在太忙又无假期,未能如愿。我出发那天,好友仍坚持独自一人送我至成都火车站的月台上,还为我拍了纪念照片,分手时硬塞给我五十元人民币,让我做盘缠。我好感动,要知道,那时我们的工资也不足百元,五十元可是他大半个月的工资了。

     好友不仅对我好,对我的家人也很照顾。多年来,妻子单位上分摊职工推销的任务时,好友总能调动他的社会资源鼎力相助,从无怨言。我的两个弟弟生活中遇到麻烦时,找到好友帮忙,他们总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好友对我的父母也很关爱孝敬,到我家来总能博得二老的开心,问寒问暖,无微不至,相谈甚欢。好友的病情也牵动着我的家人,住院期间弟弟、弟媳、妻子相继到医院看望慰问,二老也时常念叨着好友的好,祈福神灵保佑好友早日康复!

    好友的好,以及人之好,好友的爱,以及人之爱,对朋友,对妻女、对家庭、对父母、对姐弟,一言难尽......这些都是好友留给点亮宝贵的精神财富和非物质遗产!

    遗体火化那天,我及同学罗伟和好友的妻子、女儿、亲属、同事及其生前其他友人一起伴送着他走完了在人间的最后一程。

    他的骨灰一部分长眠于他喜爱的山清水秀的龙泉山中,另一部分遵其遗嘱,抛洒在他眷恋的美丽江安河畔。尘归尘,土归土,他的英灵却永驻于他生活、学习和工作过的天府之都、巴山蜀水!他的音容笑貌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英年早逝泣声相随白鹤飞,哀思无限悲声难挽流云去。

    安息吧,我的好友,我们会记住你的好,请在回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

分享到:
标签
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