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力心理测评与咨询网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情无邪-------读诗经有感

水中鸟儿鸣啾啾,成双成对是雎鸠,水边采荇一淑女,朝朝暮暮想追求。河中沙洲关关的雎鸠,一只鸣关,一只跟着和,关关齐鸣,双双并游。那一唱一和是爱的回应,是传统的夫唱妇随。那似睡莲的荇菜,摇曳在水面上,等待着夏日黄花初开。那指如削葱根的姑娘,用她的纤纤玉手采着荇菜,优雅迷人,让那小伙产生了爱慕之情。

原来爱情也事出有因,谁让那成双的鸟儿你一言我一语,谁让那参差荇菜翠色欲流充满生机,谁又让那窈窕的女子如此婀娜多姿,让他辗转难眠,琴瑟钟鼓换笑颜。

姑娘是否也看上了那个执着的小伙,那个寤寐思服,辗转难眠的人儿是否能够如愿以偿?那一左一右的荇菜道出了感情的追求是如此委婉含蓄,让人小心翼翼让感情接受考量。

古之儒者重视夫妇之德。君子兼有地位德行,淑女有体貌之美和德行之善。他们的结合是一种理想的婚姻,是男才女貌。他们追求爱情的方式如此婉转,男方没有攀墙折柳只是辗转反侧而女方我们便不知其行为和心思。

这是怎样的爱情?平淡之中带有分寸,却在节制之中带着礼教。这是那个时代名为“风天下而正夫妇”的世俗,而时代具有局限性才是那个时代,有那样的世俗矛盾才使得那个时代区别于别的时代,让它即使不完美但却独一无二。

《关雎》中的爱慕之意既然产生,那就是一种带着朦胧美的相遇和相知,《氓》中的爱恨情仇或许是才子佳人的相识、相思和相处的真实情感变化。

蚩蚩之氓人老实,抱布来换丝,哪是来换丝,一心想抱佳人归。路途遥遥无良媒,只好送他过淇水,到了顿丘不忍别,久久相视才转回。唯有劝他心莫急,秋天后会自有期。待到约定那日时,登上复关盼君来,日日思君不见君,涓涓泪水湿衣襟。既见君来,笑把亲事谈。体无咎言,齐把家还。

多么美好的结果,男子配了佳人,佳人随了他,一起生活。

那时穿过这片桑林,斑鸠齐齐把歌鸣。而事到如今,物是人非,桑叶黄陨。三年的日子,男子见异思迁,女子任劳任怨。男子二三其德,女子躬自悼矣。那些誓言还回响在耳边,恐怕无人来兑现。

他们分开了,但曾经的沧海与桑田却见证了那几年,那些乘彼垝垣,载笑载言,那些那些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情到深处人孤独,在《氓》里我们或许可以看出过去氓对女子追求的热忱,而到后来女子的默默付出却换来自己最后离去的孤独。但此时的爱情或许打破了一些世俗礼教,男女之间看得上眼便可以大胆追求,虽无好媒人但双方情投意合,便可以在一起。当然,他们通过占卜来算婚姻的方式,体现了那时代的爱情还是具有局限,他们不仅要听从自己的心意,还要听从神的旨意。不过,还是要说,如果没有这局限,这个时代就应该改朝换代,变成另一个时代了。

我在想象那位女子的迷茫,就像那《蒹葭》里的女子,过了淇水,在另一条河边远望,盼望那伊人,在水一方。

一片芦花白苍苍,露水清晨变成霜。心上人儿他在哪,好像在水那一方。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可她逆流而上,找寻不到伊人方向。她顺流而下,想依偎在伊人身旁,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曲曲折折。

太阳升起,而那白雾还没有完全散去。蒹葭茫茫一色,百如雪的芦花是希望的蒲公英,于是,却见依稀仿佛那人就在水洲中央。

犹记得唐代诗人钱起的“风晚冷飕飕,芦花已白头。旧来红叶寺,堪忆玉京秋。”这个季节,秋风微起,易使人将情丝勾起。芦花既然已白头,寻找伊人的她定会有同样的结局。而李白的“西望白鹭洲,芦花似朝霜。”更是与《蒹葭》的情景相似,他是否也在寻找一种平实的感情,道完乾坤谈雎鸠。

半亩河洲,一点秋凉,一滴相思泪。愿寻到伊人,与之同裳。只见伊人隐隐从那来处,姗姗而出。

从君子追淑女到女子寻佳人,古人的爱情经历了岁月的雕琢,变得凹凸有致。就像引人入胜的长长的故事一样,一句成诗一段可成史。从男子主动追求到双方的平等,是时代的改变也是时代的进步。

这些才是《诗经》里真真切切的爱情。平凡的生活,质朴的感情,就是无邪。

分享到:
标签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