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力心理测评与咨询网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追梦路上回头看

 如果说离开故乡是梦想的开始的话,那我的梦想应该是049月开始的,尽管也许当时的我还没有意识。画面的的确确是定格在泡小大门对着的那个巷子里,妈妈把我交给班主任,眼睛里含着泪水,而那时什么都不懂的我还带着一张笑脸看着爸妈的背影渐行渐远,然后头也没回的向反方向走去。于当时的我而言只是去到另一个地方上学,而于爸妈则是把亲爱的女儿交给600+km14h车程外的其他人

  仔细想想脑海里有很多这样的碎片,不是文艺电影里常出现的那种老房土瓦,不是明媚的下午那个被打上金光的笑靥如花的小女孩,也没有奶奶在院子里坐在木椅子上为我织毛衣。那些残留的记忆,应该是从大东门开始的。那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有好几个巷子,有人坐在老式木椅子上,外公会给我带早餐回来,我们会把两个塑胶椅子拼在一起,我会不厌其烦的让外公给我讲红毛嘎嘎的故事。

  然后搬家了,在二轻局宿舍里,记忆最深的是姨婆婆开的那家麻将馆,他们经常会去打麻将,我们也经常去他们家吃火锅。一般我会会在坝子里和楼梯间玩耍,每天都会用我的衣服将楼梯杆擦的干干净净,也记得有一次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把爸爸惹生气了在一楼口挨了一次打。反正那时我真的是个很费,喜欢闯祸,后来经常听姑姑开玩笑说我把她家的沙发都蹦烂了,也会想起在爹爹家从吊床狠狠摔下来,鼻子流了很多血,我总说鼻子塌是当时闯的货。也记得每次和王文去看爷爷,会在一家小卖部买唐僧肉,说是吃了长生不老,王文每次都会问我庙里有个和尚叫什么,我每次都会回答我是猪,还有爷爷家院子里的一家小店里的一个爷爷,每次都要去买东西,每次都会闲聊几句。爷爷家没变过的水壶,玻璃杯,木制家具,水泥地面,缝纫机,葫芦,拐杖和那些很多有年代感的的东西。

 再后来,我就来到成都上小学,婆婆外公陪着我,那时的他们还算年轻,婆婆做饭,外公接送我上学,冬天的时候外公总会紧紧握着我帮我暖手,记忆中外公的手总是很大很暖,外公的形象是很高大伟岸的,他走路很快,他什么都会修,他会满足我所以无理的要求,。每个周末我们会走路去春熙路去买一串里脊肉,路上会经过两个石狮子,最开始我可以从它们前面穿过,后来长大了些就穿不过了,会摸摸他嘴里的球,逗留一时半会。周末的晚上婆婆外公和我有时会坐在床上打扑克不亦乐乎。那时佳希放学后总会来我家,我们回先看搞笑一家人然后看小神龙俱乐部,然后会吃饭,有时我会带佳希去附近买东西去游乐园去照大头贴。晚上我会以做作业的明义在楼上小心翼翼玩电脑,并敏锐着听婆婆外公故意蹑手蹑脚以降低分贝的上楼的脚步声,一旦有声响立马我关掉电脑屏幕,像是我们他们一场不可名状的战争,彼此心知肚明,但那时我总是以为我是赢家,骗过了所有人,其实被骗的是我自己而已。

  逢年过节婆婆,爷爷,姑姑……总会准备一大桌美食宴请亲戚朋友其乐融融。那时放假最开心的事除了可以和爸妈在一起,还有就是可以和撸撸tt玩,姨婆婆也总会给我买一套新衣服。

 这些属于我与爸妈婆婆外公……生命中或开心或难过的美好记忆,在别人看来,可能没有价值,但对我,对深爱着的人却像自由又熟悉的有形状有颜色的旧空气,偶尔嗅嗅偶尔赏赏。


分享到:
标签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