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力心理测评与咨询网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献给已故的公主

谈论死去的人总是困难的,特别还是年纪轻轻就死去的女孩。她们由于一死了之便可永葆青春。相反,苟活于世的我却年复一年、月复一月、日复一日地增长着年龄;有时候过去了一小时,就好像生命真的过去一小时一般——可怕的是,这千真万确。晚上睡觉时,常听到时光被巨大的怪物吞噬的声音。

彼时是2008年,那时她正14岁。14岁,是她人生中美轮美奂的一瞬间,倏忽一去杳然——我只能这么理解。究竟是为了什么、由于什么而这般,我无从了解。

只要事事都怀有谦虚好学的态度,那么人生将会变得简单。这是她对我说过的话。于是,我拿着形而上的尺度,丈量自己,以及与周围人、周遭世界的距离,惶惶不可终日。我如同一座古桥,许多人从上面带过,去了又还。当向他人问及公主时,总是被投以同情的目光,仿佛站在桥上看着水中缓慢游动的青鱼。

我手机中存有一段关于她的视频,2分34秒,2008年4月27日下午3点8分,那时她正14岁。14岁,是她人生中最美的时候。她坐在藤椅上,手里捧着波德莱尔的《恶之花》,音乐是格伦古尔德的《哥德堡变奏曲》,1954年灌注的。她放下诗页,稍稍理了理头发,有点不大自然地笑了笑。那笑容让我想起了春天的原野,灰野兔从洞中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脚尖点在略微湿润的泥土上,轻轻地抱起了一片树叶,在长满了三叶草的斜坡上咕隆隆地打滚。

许多年后我依旧记忆犹新,那是少年劳伦斯的贮币盒,没有任何隐喻或者暗示却用心珍藏。

小巧的下巴好似形态美丽的岬角,指向端正的角度。笔直的黑发意味深沉地斜崎在肩头。温柔抿起的嘴唇,沉默在海底的心。

她14岁,那不过也是她21载人生中的一瞬。她过去,也将一直一直坐在形而上的藤椅上,用着形而上的声音,朱唇轻启,直到唱片磨光,恶之花凋零。


分享到:
标签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