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力心理测评与咨询网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邂逅一把古筝

 酒楼的门匾上,几个散发金光的大字格外的刺眼。这栋奇怪的现代建筑不成功的模拟原始的楼阁的形态。服务生穿着没有剪下商标的古代服饰,在沸腾的人声中来来回回的穿行。我呆呆的望着头顶花花绿绿的油纸伞,还有像枝蔓一样杂乱交错的电线,这些电线和周围酒鬼嘴里迸发出的市侩味互相纠缠,在我的脑袋里横冲直撞。我觉得自己不应该呆在这里,这里就像一个封闭的房间,有一位年迈的老妇人笨拙的生着火,把空气弄的闷呼呼的,滚滚的浓烟充斥在这个房间里,麻木了我所有的感官。

这个时候,一泓清泉从阴凉的山涧里奔腾而来,一颗流星划破了被堆叠太多遍黑色的夜幕,有一个长发的小女孩,光着脚丫子,荡着缠满了花藤的秋千,她发出风铃一样的清脆笑声。于是我在一片混沌中,遇见了一位盘古,开天斧精确无误的劈开了脑中的死寂。

是,古筝的声音。

二十一根弦温柔的撩动我的每一根神经,我不会古筝,但我猜想,奏出这乐声的,一定是位温柔的女子,眼中装满了淡淡的忧愁,瀑布一般的乌黑的头发倾泻而下,耳畔的两绺结成俏皮的小辫,想要抚平眉目间的焦灼。我在楼上,她在楼下,我听见了她的呢喃,但她却不知道我心中的诉求。

声音像一只孤零零的透明的气球,飘到灰蒙蒙的天上去,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提腕、勾弦,有一声叹息滴落在了清澈寂静的水潭里,层层的涟漪推着细小的波纹,永远没有消失的边缘。空洞的眼睛里没有少女的欣喜、没有老妪的悲哀,枯竭的眼眶挤不出一滴眼泪,情绪的颜色在逐渐退去,世界上只剩下一个人了,那个人不死不活的漂流在海底,只听的见模糊的水流,看得见微弱的蔚蓝的波光。

压、挑、揉、拨、画......娴熟的弹奏技巧试图将沉入海底的人拉起来,被过滤掉的情绪又回到了温热的躯壳中。乐声变得急促起来,手指在琴弦上只留下了一个残影。城墙外的世界黄沙呼啸,战鼓擂擂,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将军穿着女子亲手缝制的战袍浴血奋战,刀剑碰撞出激烈的火花,烧尽了一整座城。女子换上了红色的嫁衣,抱着将军送给她的琴,从城墙一跃而下。风沙肆虐了几百年,也没能冲刷掉这一抹红色,昔日的红樱枪头已经锈迹斑驳,但还倔强的想要刺破这寂寞的空气。

一只蜗牛在粗糙的古城墙上缓慢的前行,身后拖着一条湿润粘稠的痕迹。它疲惫不堪,长路漫漫,只为求一安身之处。女子一跃而下的地方,生出了一根新绿的小草,蜗牛依偎着这株瘦弱的小草缓缓沉睡,小草上的一滴晶莹悄无声息的滑落,落在那个清澈寂静的水潭里,层层的涟漪推着细小的波纹,永远没有消失的边缘。

一曲终了,我眼前的画面渐渐的黯淡下去。杯中的茶水已经冰凉了许久,我偷偷望向楼下,珠帘的背后有一个朦胧的影子。我想我不需要知道她是谁,也许就是一名相貌平平的普通女子,为了维持生计来到这个酒楼,穿上没有扯下商标的古装,弹起被酒客的喧嚣淹没的古筝。邂逅了你,已经是在这里莫大的幸运。

分享到:
标签
10